当前位置:主页 > 蓝月亮心水坛论 >

文章标题:99元低价游?老年游成不合理低价团重灾区

发布时间: 2019-10-04

  除了本次的“99元老年游”事件外,日前市老龄协会联合北京扶老助残基金会等多部门还披露了多起涉旅游的老年诈骗事件

  老年游需求快速爆发,隐藏在这一蓝海下的各种新套路却层出不穷。日前,互联网上接连曝出多起与老年旅游相关的涉嫌不合理低价游、诈骗等案件,引发各界高度关注。其中,就在中秋假期前夕,某地30多位老人花了99元组团参加了一场“低价游”,结果因途中被“忽悠”着买酒,旅游结束后不少老人却倒欠了旅游企业数千到1万余元的费用。“目前针对老年人的消费诈骗,已逐步衍生出了更多的‘花样’。”北京市扶老助残基金会法律部主任林鸿雨表示。而在业内看来,虽然老年人旅游需求日益高涨,但由于这类旅游产品存在留证难、异地维权成本高等问题,会被不法分子钻空子,相关部门还需强化管理机制,完善事前事中管理和事后追查。

  中秋节前夕,一则“99元老年游”的消息登上各网络平台热搜。据悉,本月上旬,贵阳市居民韦女士的父亲,看见小区内有人宣传低价旅游,不仅两天一夜包吃包住,还包车费和门票,一共只需要99元钱。老人没有多想,就和小区其他人一起去旅游了,没想到旅游回来,却背上了不小的一笔债务。

  据了解,这个号称只需99元的低价团旅游目的地是仁怀市茅台镇酒厂,而游玩的方式则是参加“茅台镇大唐酒业讲座”。讲座中,有工作人员表示,拍摄影视剧和综艺栏目是最常见...,过几年企业上市了,拥有原始股的可以分得价值几万元的股份。在各种“诱人”的宣传下,韦女士父亲现场就刷了7000元买了两箱酒,而且还欠下了5000元的债款。同样打下欠条买酒的还有王女士的父亲。据悉,该位老人向旅游企业借取了1.2万元在现场买酒。此外,同行的不少人为了买酒都打了欠条给旅游企业并约好了收取欠款的日期。

  面对老人家属的质疑,旅游公司工作人员一语道破其中的“玄机”:企业表面上经营旅游项目,真正的目的是卖酒。前沿科技在铁路服务端拓展:旨让百姓享受更优出行体验,最终,经过协商,两名所谓的“中间人”退还了收取的费用和旅游者退还了所有的赠品,并注明合同作废,当众撕毁了欠条。有业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这种旅游项目中,旅游企业往往会与负责招待旅游的企业进行销售分成,而旅游本身并不是它们的盈利核心,甚至只是一个幌子。

  “面对新崛起的老年旅游市场,有针对性地提供一些细分服务、产品本无可厚非。”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兴斌表示。而北京财贸职业学院旅游咨询中心主任王琦以北京为例介绍,调查显示,老年人年均旅游次数在一次以上的占比高达86.25%,虽然他们愿意花在旅游的支出在2000-2万元/年不等,但三成以上集中在5000-1万元/年,可以看出北京老年旅游市场的需求较强。

  另一方面,供给端也感受到了这一市场热度。途牛华北大区市场总监周洁蓉也表示,近年来,“60后”逐渐成为旅游市场新兴的一股势力,这部分消费者“有钱有闲”,旅游需求旺盛。目前,在途牛线下门店中,老年游客群可以达到六成。而就在今年6月举办的2019北京国际旅游博览会(以下简称“旅博会”)上,北京商报记者还发现,多个旅行社展位均集中推出老年游产品,展会现场还专门设有“北京老年旅游”的展位,聚集了十家旅游机构。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本届旅博会上,旅游企业推销的老年游产品中,除了包含国内游、出境游、邮轮游等传统旅游产品外,还出现了多种类型的老年旅游用品。

  但与此同时,在业内看来,越来越频繁出现的“99元老年游”等类似事件也显示出,随着老年旅游需求迅速爆发,正规、高质量供给不足的现状,间接导致了这一新兴市场上钻空子行骗的情况屡禁难止。

  除了本次的“99元老年游”事件外,日前市老龄协会联合北京扶老助残基金会等多部门还披露了多起涉旅游的老年诈骗事件。

  举例来说,此前,老年消费者谭女士就以600元的“超低价格”参与了港澳双卧6日游并按照要求与组织企业签订了责任书。当谭女士跟随旅行社前往当地旅游时,被导游安排在香港某珠宝店强制购物,原定的1.5小时购物行程被延长至4.5小时。“老人在受到旅游企业抛出的‘不合理低价游’甚至是免费旅游的诱惑后,往往会在途中被旅游企业限制旅游行程,在一个封闭的商店等空间内,不法分子会设下骗局或者组织一些游戏,直接欺骗老人高价购买所谓的玉石等商品。”林鸿雨介绍。

  不可否认,作为旅游和老年服务市场的新入局者,老年旅游确实正处于起步初期,各种规则和秩序尚待完善,而这就给了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

  林鸿雨介绍,调研发现,目前涉嫌老年消费诈骗的旅游企业,大多是成立时间不长的小型旅行社,人均诈骗金额在几千元到几万元不等。

  对于老年人的维权难点,林鸿雨分析称,首先,不少老人在旅游过程中都没有保留证据的意识,“有的案件中,老人在被‘忽悠’着买了商品后,发票、包装都没有保留,他们甚至会听信商家的宣传,直接将商品保存在商家的仓库中”。林鸿雨介绍,与此同时,还有一些不法分子为避免留下证据,会采取上门拿现金等形式收取款项,而这些都给维权取证造成了困难。

  “其次,通过旅游来对老人进行消费欺诈的案件,普遍都存在旅游目的地与老人居住地相隔较远的情况,部分案件甚至需要老人到旅游目的地维权,维权成本普遍较高。”林鸿雨特别提道,虽然旅行社作为组织者在涉嫌消费欺诈的诉讼中可以作为被告方,但由于老人购物、付款的对象基本都是目的地的纪念品商店等企业,证据缺失的现象极为普遍,补充证据的条件又较为困难,同时旅行社“甩锅”撇责也增大了维权难度,更何况玉石、金银饰品、古玩字画等商品通常溢价率高,很难界定是否存在欺诈行为。

  “归根结底,想要规范老年游市场,除了监管层面要尽快到位外,正规旅游企业也需及时提供优质可靠的服务,对消费端进行引导。”王兴斌表示,旅企欲抢占人口老龄化红利,需要针对老年游客制定出符合心理及身体需求的特色旅游线路,并在接待设施、餐饮住宿等方面满足老年人的要求。而当下,老年旅游产品线路、保险制度以及便老设施还有待进一步优化。(来源:北京商报)


关键词8| 旺角图库旺角心水论坛| 奥门马会今晚开奖结果| 管家婆彩图大全中特| 香港白小姐开码结果| 凤凰天机招财猫| 救世论坛黄大仙救世报| 香港正版挂牌彩图 更新| 正宗版2019生肖排码表| 杀肖高手 专区论坛|